當前位置:100EC>媒體評論>蒙慧欣:毒APP高額退款手續費的規定明顯存在不合理之處
蒙慧欣:毒APP高額退款手續費的規定明顯存在不合理之處
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19日 14:23:07

(網經社訊)摘要:日前,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助理分析師蒙慧欣在接受《财經網》記者就“毒APP被訴亂收手續費”采訪時表示,當前不少電商平台通過制定平台購買規則限定消費者退貨,如采取拒絕7天無理由退貨、扣除手續費、服務費、鑒定費等策略,來降低平台作為經營者本應當承擔的成本和風險。平台高額退款手續費的規定,明顯存在不合理之處。

另 外,她認為毒APP對實物進行鑒别,是屬于自身平台保障正品定位的一個體現,還是為消費者提供一項特定的服務,這一點有待商榷。7天無理由退貨是法律規定 的電商平台應該承擔的法律義務,鞋子屬于7天無理由退貨政策中的“适用商品”,即顧客應該享受到7天無理由退貨服務。平台無權以霸王條款等形式進行單方面 規定。因此,從這個層面來講條款本身是無效的。

以下為該報道原文全文:《毒app被訴亂收取手續費 分析師:明顯存在不合理之處》

近日,據消費者在黑貓投訴稱,從毒app上花八百多元買回來一雙球鞋,因尺碼嫌小,想将全新的鞋子退貨,但毒app方面卻要收一百多元的服務費。

該消費者對此表示非常不滿意,認為電商都支持7天無理由退貨退款,但毒app卻不保護消費者的利益。他表示,買來的運費都是自己出的,運輸流程曲折也可以忍受,但毒app體驗感太差,賣家在寄鞋到平台時就需要收取一份鑒定費,而買家因為不滿意退鞋,平台卻還要收取服務費,他認為這種行為太霸道。

對此,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助理分析師蒙惠欣對财經表示,當前不少電商平台通過制定平台購買規則限定消費者退貨,如采取拒絕7天無理由退貨、扣除手續費、服務費、鑒定費等策略,來降低平台作為經營者本應當承擔的成本和風險。平台高額退款手續費的規定,明顯存在不合理之處。

另外,她認為毒APP對實物進行鑒别,是屬于自身平台保障正品定位的一個體現,還是為消費者提供一項特定的服務,這一點有待商榷。7天無理由退貨是法律規定的電商平台應該承擔的法律義務,鞋子屬于7天無理由退貨政策中的“适用商品”,即顧客應該享受到7天無理由退貨服務。平台無權以霸王條款等形式進行單方面規定。因此,從這個層面來講條款本身是無效的。

财經網了解,2015年正式上線的毒,2018年的月度GMV已達到2億人民币,更有傳聞稱2019年上半年某月的GMV已經突破20億元,預計今年全年的GMV可達60~70億元。

據虎嗅資訊組報道稱,毒的對外溝通主管昭陽曾在接受《第一财經》采訪時說:“毒不會做自營,平台不參與定價。”但有趣的是,毒從亞新體育買鞋。

報道稱,亞新體育的老闆郭宇告訴虎嗅,毒買的都是一些試售鞋,比如KB(科比·布萊恩特)的籃球鞋,或者是歐文的球鞋,市場投放量不是很大,是亞新體育上架會很快售謦的一些産品。毒做預售的時候,價格會比市場價高,所以能賣出很多産品。

另據媒體報道,毒已經成為很多假鞋的“金字招牌”,有業界人士稱“有了第三方鑒定的協助,假的也變成真的了。” 據财經網了解,現在的鑒定業務分為線上和線下。在少數争議情況下,毒app會結合線下實物鑒别複核來修正線上鑒别結果。

不過,線上鑒定的效果到底如何令人疑慮,每一個鑒定師的鑒别辦法千差萬别,球鞋鑒定又是非标準化的工作,效果限于鑒定師個人的經驗。毒app工作人員告訴财經網,線上鑒定環節會出現問題,是因為拼圖的情況大量存在。碰到這種情況,鑒定師隻能給出“無法判定”的結果。

不過,在《毒app被訴鑒定有誤緻使無法退貨 快速鑒定是否會成為售假助手?》一文中(#20190711/4601944.shtml),消費者夏先生向财經網投訴稱,在淘寶平台上購買了一雙球鞋,經過毒app上的鑒定師鑒定為真之後,他選擇了收貨。結果之後在毒app上出售該款球鞋時,卻被毒app平台告知為假貨而被退回。

随後,毒app方面向财經網表示,所述情況,經核實複查後确認此款鞋為線上鑒别師誤差,鑒别團通過線下實物鑒别複核後,确定結果為“鑒别為假”。

不過,夏先生認為,是由于毒app鑒定師的失誤,導緻自己誤認假鞋為真鞋,再去退貨時,淘寶賣家以時間太長不給予處理,而導緻了自己的經濟損失,但毒方面稱依照平台規則退還和賠付了用戶的線上鑒别服務費,并未接受夏先生其他訴求。

據悉,曾有媒體計算,毒App上知名鑒定師“weeeellll”平均每天鑒定4851雙鞋,累計鑒定“功績”為180多萬雙。如果按每天工作24小時無間斷推算,平均鑒定1件商品的時間僅為18秒。如此效率之高,毒到底是如何保證鑒定方法和結果的準确性卻無人知曉。

毒app方面向财經網表示,線上鑒别以看圖,取決于鞋子到底是真是假,客戶線上鑒别需自己承擔責任,如果是在線下鑒别出現概率誤差,毒App承諾,一旦發現假貨,“先行賠付,假一賠三”。

另外,據媒體披露,信息不透明也是行業存在的問題之一,例如深棕倒鈎AJ1,網傳的全球出貨量在38000雙,但僅毒平台該條鍊接顯示就達到12489人付款。

虎嗅報道也稱,微博上也曾有網友表示,球鞋Yeezy 350滿天星全球限量5000雙,但毒的銷量顯示卻是賣出去5658雙。

此外,在黑貓平台上有關毒app售賣假貨,亂收手續費的事件層出不窮,業界人士表示,各種質疑也在某種成都上反應出了行業問題。他指出,爆發式的發展需求,使得毒app這一類平台根基不牢,從而帶來各種野蠻粗放的問題,業界在對毒app商業模式進行拷問的同時,毒或許也該反思一下為何屢屢被投訴。(來源:财經網

2019年是《電子商務法》頒布實施第一年,八部委“網劍行動”也正如火如荼進行中,為此,運行近10年的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台針對電商出現的熱點消費陷阱、侵權問題、行業“潛規則”等,開展系列調查專項行動(官網:www.juhua545664.cn/zt/2019zxxd),并通過發布快評、消費預警、投訴受理、滾動曝光、專題聚焦、密集播報、媒體聯動、律師咨詢、糾紛調解、典型通報等10大方式具體落實,對重大行業突出問題,我們将移交有關部門處理。

平台名稱
平台回複率
回複時效性
用戶滿意度
http://m.juhua545664.cn|http://wap.juhua545664.cn|http://www.juhua545664.cn||http://juhua545664.cn